1Q84

发布日期:2022-04-21浏览次数:1490标签:工商税务代理,深圳审计报告
作者:(日本)村上春树

出版社:新潮社

装帧:单行本(上下册)

出版日期:2009年5月29日


故事简介

  描述二位主人翁青豆与天吾在年幼时

曾于同一所小学三至四年级邂逅后,于1984年在日本东京所发展出一连串独立又关连的故事情节。1984年,青豆与天吾皆为30岁,青豆为健身教练但另一面则是暗杀者,将受到极度暴力的妇女们的丈夫们送至死亡的世界。天吾的职业为升大学的补习班数学教师,另一面是一位作家,但只写过专栏而未出版正式的作品。青豆与天吾皆于某一时间点进入1Q84年,青豆为了区别与之前世界的不同,自行命名当年为1Q84年。1Q84年与1984年主要差异在于天空有一大一小的两个月亮,并出现一些于1984年并未发生的历史事件。这些独立于1Q84年的事件将青豆与天吾引导至一个宗教团体:“先驱”,先驱前身为一主张社会主义的政治团体。而在这团体的背后又有不属于这个世界的Little People。Little People具有制作空气蛹的能力,并可借由空气蛹来到这个世界。青豆与天吾虽对彼此持有绝对的好感,但在青豆小学转学后并没有再次碰面。二人在1Q84年以不同的角度来探索这个世界,青豆借由一次的暗杀事件而对1Q84年有自己的认知与觉悟,而天吾则是将深绘里的作品《空气蛹》重新书写编排时有了Little People与两个月亮的概念,二人因缘际会的渐渐拉近彼此的距离,但在Book 2结尾时二人只有透过空气蛹而有过短暂的时空重逢。


人物

青豆篇

  青豆(青豆雅美):三十岁,书中的女性主要角色,父母为证人会的信徒,十岁出外独立,中学时身为垒球选手,之后成为健身教练与暗杀者的双重身份。受柳宅女主人的嘱托杀死了先驱的领袖,然后孤身躲避起来。为了见到天吾而放弃自杀,拒绝逃离或整容。在空气蛹的作用下无意间怀上了天吾的孩子。最后带着天吾逃离了1Q84。

  女主人(绪方敬惠):柳宅的女主人,有雄厚的资金与人脉,默默从事反家庭暴力行动。为受害妇女提供庇护所并在必要时对家庭暴力者进行有策划地暗杀。

  Tamaru(田丸健一):约四十岁左右。双亲为朝鲜人,曾为日本自卫队队员,在基督教徒的孤儿院长大。现为专业的保镖替柳宅女主人做事。行事专业,干净利落。是一名男同性恋者。帮助青豆找到了天吾。

  大冢环:青豆的中学垒球队队长,婚后受家暴而在26岁自杀身亡。

  中野亚由美:约26岁左右,女警,儿时有被家人性侵,与青豆在酒店中相识,青豆因感觉其像幼年好友大冢环而与其结为伙伴,后在情侣宾馆中被杀害。

  深山:一中产阶级的商人,故事初被青豆所暗杀的家暴者。

  阿翼:女主人从宗教团体:先驱中救回的十岁女童,于柳宅失踪。

  深田保:深绘里的父亲,年轻时为日本学运份子,1Q84年身为先驱的领导,为青豆的暗杀对象。


天吾篇

  天吾(川奈天吾):三十岁,书中的男性主要角色,年轻时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学生,于小学五年级拒绝跟父亲一同收费后而于中学独立求学。父亲虽告知天吾母亲于天吾出生没多久便死亡,但仍存有母亲于一岁半时的影像并深深为之困扰。职业为升大学补习班数学老师与作家,重新代写深绘里的作品:《空气蛹》。他一度为了探视父亲以及探明父亲与自己的真实关系而长期离开东京。

  小松(小松祐二):约四十岁,天吾的编辑,看好天吾的作家潜力,并一手策划《空气蛹》的改写与发行事宜。后来被先驱的人劫持,被迫同意放弃出版《空气蛹》。

  深绘里(深田绘里子):十七岁,《空气蛹》的原作者,有阅读障碍,感知力强。是先驱领袖的女儿。不久后因感知到小小人而失踪,然后藏身于天吾的家里。在发现被牛河监视后离开天吾家失踪。据说回到了二娱尾山的老师家里。她的使命其实是作为天吾和青豆的物理连接体。

  老师(戎野隆之):与深田保为大学同事,受托照顾十岁的深绘里七年,是一位文化学者,并积极想探查先驱与深田失联的真相。

  年长的女朋友(安田恭子):约四十岁,已婚,育有二子。与天吾有不伦的关系长达一年。后与天吾联系中断。

  天吾父亲:曾在年轻时至大陆东北开垦,并于日本战败后回日本任职利川市NHK收费员,年老时有阿兹海默症(俗称老年痴呆症)而住进千沧县的疗养院。去世以前自己安排了后事,最终没有告诉天吾他想知道的真相。

  安达护士:疗养院照顾天吾父亲的三位护士之一。在天吾探视期间与天吾的关系渐渐亲密。在天吾父亲火葬的时候陪伴天吾。最后暗示天吾逃离这个世界。


牛河篇

  牛河(牛河利治):长相丑陋引人注意。声称自己为”新日本学术艺术振兴会的理事“,实则自由情报调查员。他向先驱教团提供了青豆的情报,推荐青豆为领袖做肌肉放松。领袖被杀后他难辞其咎,开始协助先驱追捕青豆,并发现了天吾和青豆的关系。在跟踪天吾和深绘里的时候身份暴露被Tamaru杀死。

  稳田:先驱组织的保卫队头目,是个光头。负责保护领袖。领袖死后负责寻找青豆。牛河与他直接联系。劫持过小松。

  马尾:稳田的部下,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

  女老师(太田俊江):以前是利川市小学的教师,青豆和天吾三四年级时的老师,于天吾小学时调解天吾与父亲之间的问题。后来在志野市市立小学教书。被牛河所骗,为牛河提供了一些青豆和天吾小时候的情报。

  副校长:利川市小学的女副校长,给牛河提供了青豆和天吾小时候的情报。


其他篇

  NHK收款员:没有出现真面目,只是常常去骚扰躲藏或潜伏中青豆、牛河。文中暗示是天吾父亲的意识在起作用。

  小小人:空气蛹的制造者。为先驱教团传递“声音”。身高可以随意变化,但是最矮不低于3厘米,最高不过1米。


作品信息

编辑推荐

★村上春树蛰伏7年震撼新作!

  ★1979-2009,村上春树创造30年巅峰杰作!

  ★现在是1Q84年,空气变了,风景变了,规则也变了。

  为了保护自己,你必须尽快顺应这1Q84的规则。

  ★日本上市1周,销售突破65万册,创造历史纪录。

  ★上市12天,销售突破100万册,创造100万册最快记录。

  ★上市1个月,销售突破200万册,创造200万册最快纪录。

  ★荣获2009年日本“年度最畅销图书”第1名。

  ★村上春树荣登日本“年度最受欢迎作家”第1名。

  ★韩国以15亿韩元创版权最高纪录。

  ★上市连续9周雄踞图书总榜第1名。

  ★荣获韩国2009年“年度最受欢迎图书”第1名。

  ★中文繁体版以超过1亿新台币创首印最高纪录。

  ★上市第3日登上图书总榜第1名。

  ★《1Q84》中文简体版首印100万册。

  ★为《1Q84》免费发送“抢读本”100万册。

 

出版信息

  本书已出版完成,在中国市场由南海出版社出版,共3本,按照故事发生时间分为:4月-6月本、7月-9月本、10月-12月本。 

  而就在今年1月,村上告诉《旧金山记事报》的约翰·弗里曼,已经完成的新作长度为《海边的卡夫卡》两倍。

  中译本《海边的卡夫卡》厚达500余页,以此推断,《1Q84》或许将超过1000页,成为十足的“巨著”。[1]

 

作者简介

  村上春树,1949年生于日本兵库县,早稻田大学戏剧系毕业。1979年以第一部创作小说《且听风吟》得到当年日本的群像新人奖。获得野间文艺新人奖和谷崎润一郎奖的作品――《挪威的森林》――迄今卖了超过700万本,使作者成为日本最畅销的作家。主要著作有《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获谷崎润一朗文学奖)、《挪威的森林》、《海边的卡夫卡》、《舞!舞!舞》、《神的孩子全跳舞》、《奇鸟行状录》(获读卖文学奖)等。作品被译价至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在世界各地深具影响。九十年代在美国普林顿大学和Tufts University任客座讲师。

 

目录

  第1章 青豆不要被外表迷惑

  第2章 天吾另有主意

  第3章 青豆几个被改变的事实

  第4章 天吾假如你希望这样

  第5章 青豆需要专业技能与训练的职业

  第6章 天吾·我们要去很远的地方吗?

  第7章 青豆·静静地,别惊动了蝴蝶

  第8章 天吾到陌生的地方去见陌生的人

  第9章 青豆风景变了,规则变了

  第10章 天吾真正的流血革命

  第11章 青豆肉体才是人的神殿

  第12章 天吾愿你的国降临

  第13章 青豆天生的受害者

  第14章 天吾几乎所有的读者都从未见过的东西

  第15章 青豆像给气球装上锚一样牢固

  第16章 天吾能让你喜欢,我很高兴

  第17章 青豆无论我们幸福还是不幸

  第18章 天吾老大哥已经没有戏了

  第19章 青豆分担秘密的女人们

  第20章 天吾可怜的吉利亚克人

  第21章 青豆 不管试着逃到多么遥远的地方

  第22章 天吾时间能以扭曲的形态前进

  第23章 青豆这不过是个开端

  第24章 天吾并非这里的世界意义何在

 

1Q84小说主轴乐曲

  1.Andante-Allegretto

  2.Moderato

  3.Allegretto

  4.Andante con moto

  5.Introduzione:Andante non troppo-Allgero vivace

  6.Guico Dele Copie:Allegretto scherzando

  7.Elegia:Andante non Troppo

  8.Intermezzo Interrotto:Allegretto

  9.Finale:Pesante-Presto

 

作品评价

林少华的评价

  林少华:《1Q84》可以说是村上在世界语境下对当今日本社会问题的一个认识和总结,也可以说是通过邪教等诸多日本社会问题,对于世界现状以至人类走向的担忧和思考。

  在蜇伏五年之后,日本知名作家村上春树于5月29日在日本推出了他迄今为止最长的作品—共1050页的厚厚两本“硬皮书”《1Q84》。

  尽管在经济危机的惨状下,这本书还是创造了一个销售奇迹:在发售12天后,销售即突破了百万册。在日本,无论是地铁里的通勤族,还是蜗居在家的博客作者,几乎人人都在翻阅这本书。由于订单不断,该书的出版方新潮社6月9日决定,进行第八次印刷。

  本书的营销也堪称经典案例,在正式推出前,除了作者及书名外,小说的背景、情节、人物等一概秘而不宣。这一招显然极大地吊起了读者的好奇心,自预购消息发出后,订单便蜂拥而至,在日本的首发日即订出68万部之多,打破了村上本人保持的《天黑以后》预订数的纪录。书店里,期待一睹为快的书迷们排起了长龙,书“卖得像飞一样”。

   《1Q84》的书名也充满了玄机,很容易让人将其与乔治·奥威尔的经典作品《1984》联系起来,因为在日语中,数字9的发音和英文中的字母Q接近,而书中首次出现“Q”时,村上解释为“question mark”。村上自己也透露说,他欲以此书向英国著名作家乔治·奥威尔致敬。事实上,与《1984》一样,《1Q84》也是在描述1984年发生的事情,不过,在奥威尔的年代,写1984年是在预测未来,而村上则是在回溯过去,但“仍然在讲未来”。

  而中国的“村上迷”们也已在翘首盼望中译本的问世。不过,这本书的中文版权出现了微妙的纠葛。几乎拥有村上所有作品版权的上海译文出版社,在谈《1Q84》的版权时,却冒出了几家竞争者,而村上似乎也有些“待价而沽”的意味。“现在我们正在洽谈中,没法说谈到了什么程度。”译文出版社文学编辑室主任黄昱宁说,“任何一本受欢迎的书,都不会是一家出版社在谈。”

  如果译文出版社如愿谈下版权,村上的“御用翻译”林少华则应该仍是《1Q84》的当然人选。林少华对本书也已先睹为快,本报记者日前专访林少华,就《1Q84》探听一二,以慰国内“村上迷”的念想。

  时代周报:村上春树说,《1Q84》将成为他最重要的作品。您认为,这个重要性体现在什么地方?

  林少华:自2002年推出《海边的卡夫卡》以来,村上春树始终有一个念头挥之不去,那就是想写一部“综合小说”,一部陀思妥耶夫斯基《卡拉马佐夫兄弟》那样的“综合小说”。当年7月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我的目标就是《卡拉马佐夫兄弟》。……有种种样样的人物出场,带来种种样样的故事,纵横交错,难解难分,发烧发酵,从中产生新的价值。读者可以同时目击。这就是我考虑的综合小说。”而刚刚出版的大长篇《1Q84》,他认为虽然不能说完全吻合,但“在某种意义正在接近”他所定义的“综合小说”。也就是说,村上六年多来始终追求的文学理想或创作目标终于实现了,可谓夙愿得偿。因此,《1Q84》对于村上是里程碑式的重要作品。其重要性在很大程度上就体现在“综合小说”这点上。

  时代周报:在您看来,《1Q84》是一部什么样的作品?可否作一个简单的介绍?它的文学价值如何?

  林少华:据村上介绍,《1Q84》从2006年圣诞节动笔,写了两年,改了半年。写作期间,每天夜里两点至四点之间起床,连续写四五个小时。两年多时间里只外出旅行休息不到二十天,几乎天天伏案写四五个小时,写得“相当辛苦”。

  日文原版《1Q84》分两册出版,1050页。篇幅大大长于《海边的卡夫卡》,但没有超过《奇鸟行状录》。小说围绕邪教团体展开,有难以置信的暴力,有难以置信的情感,有难以置信的悬念。女主人公青豆漂亮而雷厉风行,男主人公天吾高大而谨小慎微。背景虽是1984或1Q84(Q与9在日语中发音相同),但作者显然着眼于冷战结束后陷入混沌(Khaos)状态的世界格局。在日本,1995年初连续发生了阪神大地震和奥姆真理教地铁沙林毒气杀人事件,而美国的“9·11”愈发加剧了这种混沌以至混乱。这点既是《1Q84》的创作背景和契机,又同小说的主题密切相关。村上在一年前接受《每日新闻》采访就曾由此谈及这部长篇的主题:“我认为当今最为可怕的,就是由特定的主义、主张造成的类似‘精神囚笼’那样的东西。多数人需要那样的框架,没有了就无法忍受。奥姆真理教是个极端的例子,但此外也有各种各样的围栏或囚笼。一旦进去,弄不好就出不来了。”

在这个意义上,《1Q84》可以说是村上在世界语境下对当今日本社会问题的一个认识和总结,也可以说是通过邪教等诸多日本社会问题,对于世界现状以至人类走向的担忧和思考。更可贵的是,他认为文学乃是、也必须是对抗“精神囚笼”的一种武器。他作为小说家的职责就是打磨这种武器,即写出好的故事。因为“好的故事会加深和扩展人的心灵。有了这样的心灵,人就不想进入狭小地方了”。依我看,这也就是这部作品最主要的文学价值,或者不如说是文学的力量。这意味一个杰出作家的使命感或社会担当意识,由此带出作品的灵魂。

  时代周报:您认为村上春树的这本新作,与他以往的作品相比,在风格上有何不同?有何突破与创新?

  林少华:这要看同哪些作品比。如果同《挪威的森林》等所谓中国读者所说的“小资”情调的作品群相比,风格固然有所不同;但若同《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尤其同后期的《奇鸟行状录》和《海边的卡夫卡》等作品群相比,则感觉不出明显区别。笔调同样那么洗练、冷峻、睿智和幽默。不仅如此,有的出场人物说话语气都极为相似。如《1Q84》中的邪教头目深田保同《海边的卡夫卡》中的琼尼·沃克、《1Q84》中的牛河和《奇鸟行状录》中的牛河的口吻几乎如出一辙,后者名字都一模一样。情节也有相仿之处,如深田保和琼尼·沃克最后都主动要求对方杀死自己,而且死前都大谈特谈富有哲理性的话题。写作手法倒是有所不同,最明显的是过去的主要长篇均采用第一人称,而这部长篇则采用第三人称,从而有了更多的机动性。

  相比之下,题材和立意的不同却是显而易见的。同样描写恶和暴力,但无论《寻羊冒险记》还是《奇鸟行状录》抑或《海边的卡夫卡》,都是以历史事件为题材,而《1Q84》则是现实题材。在立意或主题方面,前三部作品主要将恶和暴力的源头归于日本战前的军国主义体制,因而那种恶和暴力是绝对的、毋庸置疑的;而《1Q84》则在日本以及世界当今格局中寻找恶和暴力产生的土壤。而且,这种恶往往是相对的,即善恶之间的界限在一定程度上是模糊不清的。就这点而言,既可以说是一种深刻和突破,又未尝不可以认为是一种暧昧和“妥协”。因为,在善恶难以判断的情况下,人类难免失去道义的根据、行动的理由和前进的方向。就此而言,这部作品并非没有缺憾。

  时代周报:据村上春树自称,《1Q84》是向奥威尔《1984》致敬之作,这两本书之间有什么样的联系?

  林少华:今年是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最具20世纪烙印的不朽之作《1984》问世60周年。村上的《1Q84》于今年5月29日出版,奥威尔的《1984》在1949年6月8日刊行,就日期来说,仅相差10天;奥威尔的《1984》开篇第一句为“四月间,天气寒冷晴朗,钟敲了十三下”,村上的《1Q84》BOOK1标明“4月—6月”;《1984》以“老大哥”(Big Brother)隐喻独裁者,《1Q84》以“小人儿”(Little People)暗示某种邪恶力量。很难认为这些完全出于巧合。

  更重要的联系或共通之处在于,两者都向整个人类社会提出警告。奥威尔是有名的左翼作家,一贯持反帝立场。就写作背景来说,《1984》为西班牙内战、二战的浩劫及战后的废墟;《1Q84》则是冷战后尤其“9·11”事件后的“混沌”世界。奥威尔的《1984》预言的是一个极其荒唐和恐怖的世界:“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在“老大哥”无孔不入的独裁统治下,人们谈恋爱和写日记都受到严厉管制和监视。以致人性泯灭,六亲不认,自由被剥夺,思想被控制,最后堕落到自觉接受所谓思想改造的地步,沦为没有思想和灵魂的行尸走肉。而村上的《1Q84》所描写的名为“先驱”的邪教团体,其情形有过之而无不及,人们甚至在其异端邪说的蛊惑之下自愿把年仅十岁的亲生女儿交给教主奸淫。显然,两位作家所着眼的都是更广阔的人类前景,为此敲响警钟。用村上的话说—恕我重复—当今世界最可怕的就是“精神囚笼”。


春树不是日本琼瑶

  昨天,备受读者关注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树最新长篇小说《1Q84》第一卷首发,该书译者施小炜、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主持人梁文道、评论家止庵就《1Q84》引发的销售热潮展开讨论。三人都认为,村上在一个很好读的故事下,展现了对人类生存的关怀,是一个有担当的作家。梁文道称,村上的作品在东亚地区引起巨大影响,但有一个很奇特的现象是,东亚地区和西方对其的看待方式很不同,东方认为他是个畅销作家,一些人甚至觉得他就是“日本的琼瑶”;而西方则认为他是个重要的大作家,并把重要的文学奖项耶路撒冷奖、卡夫卡奖颁发给他。

  梁文道表示,自己上世纪80年代看了村上早期的作品如《且听风吟》、《挪威的森林》,并不喜欢,他写的是理想的幻灭、虚无、迷离和一种怀旧感,这种怀旧可能是一首英文歌或生活的某个细节。但幻灭掉的理想是什么?他不去碰,而只是一种气氛、情调。但村上中期后的作品,特别是这部《1Q84》越来越能够回去问问,这幻灭掉的理想是什么。止庵也表示,在《1Q84》中,村上对这个世界,对我们的生存环境体现出关怀,是个有担当的作家。对于东亚地区对村上只是个畅销作家的看待方式,止庵表示,有时候一些作家容易为畅销所“累”,可能他要为这个付出一点代价,就是我们会误解的代价。

  梁文道昨天也表示,读者不要就此把这部书想得很沉重,这是一部能让你“一直翻页的书”,非常好读,因为其中具有某种推理小说的结构。施小炜认为,该书采取的双线结构,在阅读角度上带给人悬念感。而止庵表示,村上一条线写女主人公、“女刺客”青豆,是犯罪小说的线索,另一条线是男主人公天吾,写的是一个人替另外一个人改一本书,也能很有悬念,这真是村上的本事。据了解,此次引进的《1Q84》中文简体版首印量高达120万册,从被引进开始就受到各地发行商和书店的广泛关注,预订已超百万册仍供不应求,出版方不得不紧急加印20万册。该书第二、三卷也将陆续上市。

事务所
手机端
关注官方微信
共绘网
手机端
关注官方微信
服务电话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0755--83487163 / 82911663

QQ在线